排列三走势图和值图表
歡迎訪問民族出版社網站,今天是
傳統媒體如何改變 版權運營“只說不練”狀態

隨著版權相關政策與法制環境逐漸變好,全社會的版權意識有所提高,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傳統媒體從業者的版權保護意識也在不斷提高。但是,不能否認的是,不管是從大環境來看,還是從整個傳統媒體發展的角度來看,侵權現象依然大范圍存在,想要解決這一問題,不是靠打贏幾場維權官司就可以完美解決的。傳統媒體從業者要想提升版權產品價值,還需要認真反思自己的不足,放眼未來,思考對策。

現狀: 傳統媒體版權運營 動作緩慢

目前,不少傳統媒體從業者對于怎樣對版權資源進行發掘和轉化并沒有明確的思路,絕大多數媒體都還沒有把版權管理業務納入主體業務之中。除了極少數品牌知名、意識相對到位的媒體外,很多媒體仍然處于“只說不練”的階段。

一般來說,媒體人有思想、有能力,意識從不落后,那為什么在版權管理上動作相對遲緩與無力呢?

也許傳統媒體的從業者們應該思考這樣的問題:在互聯網與數字媒體高速發展的大潮中,傳統媒體為什么一直處于模仿、追趕的狀態?哪些產品與服務是傳統媒體首創的?有哪些產品是從傳統媒體手中火爆起來的?之所以提出這些問題,是因為版權戰略一定要符合整體運營戰略,業務定位與商業模式決定了版權管理策略與管理模式。只有解決了業務定位和商業模式問題,才能更好地做好版權運營。

筆者認為,媒體的傳播力、影響力與變現能力是既統一又矛盾的。如今,傳統媒體的渠道優勢在減弱,用戶優勢也在減弱,這大大降低了傳統媒體在內容交易方面的博弈能力。而且,傳統媒體又不同于一般的商業媒體,它們擔負著巨大的社會責任,有很多問題是無法單純從經濟效益上考慮的。另外,傳統媒體的融資能力、虧損容忍度遠遠不夠,這就必然導致無法考慮中期、長期的問題,只能關注短期。因此,目前必須要找到低成本的實用路徑來提升傳統媒體版權管理與運營能力。

對策:管好“兩進兩出” 形成“三本臺賬”

版權運營不同于傳統的編輯與出版業務,僅僅依靠自身資源與能力是無法完成的,也不是憑借投資建設幾套信息系統就可以解決的。版權登記、版權監測、侵權取證、維權訴訟、大規模的授權管理等環節,都需要依賴第三方服務機構。

在媒體的“網、端、微”優先、“移動優先”等戰略之下,傳統媒體也面臨嚴重的內容供給不足問題,這就意味著傳統媒體從業者要解決對外授權與管理問題,但更要解決合理合法用權問題。

實際上,版權運營并不復雜,一是“管好兩進兩出,形成三本臺賬”。“兩進”是指原創、外部引入(約稿、投稿、購入),“兩出”是指自用與他用,“三本臺賬”則是指內容臺賬、資產臺賬與收入臺賬。二是先管好增量,再處理存量。三是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相結合,領導層定原則、立規矩,員工具體執行。記者、編輯、運營專員都必須參與到版權業務中來。由于媒體的定位不同、資源不同、優勢不同,版權戰略一定是有差別的,但共性的事可以先做:

一是版權資產確認:資產可以變現,也可以通過資產化、證券化去投資與融資。

二是版權監測與維權:傳統媒體至少應該了解誰在用自己的內容。

三是版權風險管控:傳統媒體要清楚如何規避自身的侵權風險。

四是版權資產變現:要努力實現運營變現、授權(維權)變現,或兩者結合。

設想:嘗試建立共享稿庫

對于傳統媒體十分關心的維權與授權問題,如果從目前影視領域的視頻、網絡文學、音樂等市場情況看,資源和渠道一旦形成有效的集中,就相對容易解決版權問題。無論是管理、維權,還是授權、用權,都具有強大的控制與博弈能力,這也有利于執法部門和司法部門的介入,可以作為下一步傳統媒體推進版權業務、構建版權生態的參考。

在維權方面,維權至少有兩個目的,一是保護流量、提高自身運營效益;二是通過侵權賠償變現。傳統媒體除現在的單點維權之外,還應集體推進電子證據標準化,更應努力推動價值認定標準問題早日解決。對于授權,則需要明確,授權不能僅從權利人的角度制定策略,而是要清晰了解授權對象的使用方式、運營模式、變現方式等。如果從買賣的角度看,就是要以“客戶為中心”思考問題、尋找解決之道。很顯然,版權的授權價格是不能按照生產成本來定價的。權利人有收益,但使用人也要用得好、用得起。

筆者的建議有兩個:一是單篇授權前置,“所見即所用,所用即授權,授權即交易”。二是聯合建立共享稿庫,采用會員制方式,解決大規模分散授權與合法用權的問題。

關于共享稿庫,筆者的想法是:基于“流通產生價值、聚合提升價值、使用(消費)確認價值”的版權價值特點,從內容使用場景入手,借鑒區塊鏈的核心設計思想,本著“共建、共治、共享”原則進行整體設計。通過圍繞內容流通、交換與交易的“多邊”授權與分配規則設計,優化現有媒體之間的內容互換模式,在滿足多數媒體與非媒機構的內容使用需求的前提下,有效激勵原創內容者、平臺運維者、服務提供者參與,同時讓優質內容獲取更多的收益,實現真正的多贏。

這就需要重點解決三個問題(媒體生產與運營的內容供給問題、媒體間內容互換中的價值不對等問題、更大范圍的媒體對外授權與維權問題)、建立兩個協作圈(媒體內容合作圈、媒體與非媒機構的內容合作圈)、實現四個激勵(激勵內容創作與共享,參與即有收入;激勵使用者規范使用,用得好、用得起;激勵優質內容提供者,使得其收益更多;激勵平臺、技術、渠道等參與運營,彌補在技術、平臺、服務與運營商上的不足)。

展望:應該樹立產業互聯網思維

與傳統媒體版權內容最為相關的服務產品主要是信息流類客戶端、大型商業門戶、搜索引擎、社交媒體類平臺等,但是有個問題,在信息流類產品和搜索引擎服務中,廣告并不直接植入內容中,這點與影視類版權內容完全不同。這樣的實際情況使得精確計量某篇內容創造的收益是無法實現的,這給授權、維權都帶來困惑:如何確定授權價格?又該如何確認侵權造成的損失?

因為利用技術進行內容抓取與復制非常容易實現,因此內容傳播鏈形成是很容易的,問題就在于利益鏈還無法建立起來。設想一下,如果把現在的侵權者變為傳統媒體的合作伙伴,變成利益鏈中的一環,會帶來什么改變?也就是說,如果傳統媒體可以在傳播網絡之上構建一個利益共享與分配網絡,是否可以更好地解決問題?因此,開放、共享、協作,應是未來構建版權良好生態圈的基礎原則。當內容貢獻值可以精確度量的時候,新的變現方式就出現了,這點完全可以期待。因為基于價值創造的版權內容分發與分配機制,會隨著技術與商業模式的創新變革而出現。

筆者認為,開放、共享、協作是大趨勢。未來的產業鏈應該是動態的,同時是可控的。傳統的組織邊界會被打破。共享不代表免費,而是基于價值的平等共享與協作。解決版權問題,應該樹立產業互聯網思維,而不是消費互聯網思維。其核心就是要解決三個問題,一是版權資產化,為權益分配奠定基礎;二是內容貢獻值的精確度量;三是利益分配共識。版權資產化與證券化值得關注與期待,因為這會為媒體帶來全新的版權運營模式和投融資模式。

現實告訴我們,具有強價值版權的權利方可以憑一己之力做好版權運營,獲取理想收益,但弱版權價值權利人就需要抱團。在傳統媒體版權運營方面,行業協會、聯盟可以有大的作為,形成合力,才能讓傳統媒體版權產生更大價值。

?

?

?

(作者:陳一宏,中國報業版權服務中心首席顧問)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


回頂部

排列三走势图和值图表 网上彩票销售平台 疾风时时彩计划是多少 福建快三 pk10七码计划网站 分分彩后一杀2码100准 福彩3d麦久预测 幸运飞艇杀码计划下载 体彩11选5助手 六会彩彩讯网 keno彩票规律